第131章 暴雨
书名:别试图在心理学家面前演戏 作者:薯片7 本章字数:5034字 更新时间:2021/05/27 20:29:23

颜溪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忘了带上手机。

她到了谢谦的家,给谢谦讲解了新的一课,再选了几道题让他做,才有时间看个手机。

双手在外套的两个兜里掏了掏,什么都没碰到,又在随意摆在书桌上有些凌乱的书堆里翻了翻,甚至都瞅了几眼地板,却是哪儿哪儿都没找到她手机的身影。

谢谦见颜溪在翻翻找找,便停笔问道:“找什么?”

“我手机。”颜溪又翻了翻桌上的书,头也不抬地回谢谦。

“扔哪儿了?”谢谦拿过自己的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找到颜溪的名字,拨了出去,“循着声音找找吧。”

书房里却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来电铃声响起,只有谢谦开了扬声器的手机正有规律地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嘟嘟”声,回荡在书房里。

谢谦把通话挂断了:“你静音了?”

“没,没上课不静音的,而且响着呢我铃声,聋子都听得见那种!”颜溪停下手里的动作,右手食指搭在书桌上,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敲着,皱着眉回想着自己出门时的情景,发现自己好像真把手机落在了客厅的桌上,便跟谢谦说,“没事儿,扔家里忘带了,你接着做。”

“不是弄丢了就行。”谢谦放下自己的手机,接着做题,“不回去拿?”

“不用了,太麻烦了。”颜溪也翻开带来的书为明天的最后一门考试复习,“这么会儿不碰手机还是忍得住的。”

谢谦应了声:“有事儿就用我手机。”

颜溪本也没什么急事,就是想玩个手机再看书,但听谢谦这么一说,颜溪恍然觉得自己好像真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莫名的有些不安,心脏深处涌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像是黑夜里不停翻腾着的大海,仿若在昭示着即将来临的一场狂风骤雨,可她却想不起是什么事。

她咬着笔盖思索了片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瞎琢磨了。

估计是忘了带手机,没什么安全感,才导致自己开始胡思乱想。

她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安和惶惑的想法从脑子里摒弃掉。

书房里一片静谧,只有轻微的翻书声以及笔和纸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

但过于令人安心的宁静往往都是山雨欲来前的征兆。

颜溪不会想到,两小时后的她会因为自己此时没有接着深入地思考而后悔莫及,或者再把时间往更早以前推一点,她就不该着急忙慌地进门再一声不响地出门。

她该相信自己的直觉和预感的,毕竟从来都是那么准确无误。

-

祁枫并未觉得自己沉思了许久,过程比起前几次或发着呆或临睡前躺在床上思考时,似乎更为顺利,不似一开始在乔木的话语下意识到自己对颜溪的感情时的思绪紊乱,面对着盘根错节的线索以及影影绰绰的情感无从下手,脑海里纷乱如麻,各种想法不断地往外蹿。他试图从光影般一闪而过的想法中捕捉些什么,却连光影的尾巴都抓不住。

但今日却是不同的。

光影不再是光影,虚幻得明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却擦着指尖而过;它们变成了一个拥有实质性的东西,握得住抓得牢,不再从指尖溜走。

人在接触到实质性的东西时,总会下意识地生出一丝安全感,尤其当深陷弥天的浓雾或无边的黑暗踽踽独行,双眼不再足以令人信任时,会让人有种脚是踩在实地上的感觉,而不是存在于某种虚无缥缈的幻境之中。

那些模糊不清,看不真切,宛若被一层浓厚的雾霭笼罩得朦胧的心和情感,倏然清晰明朗了起来,云消雾散,天光大亮,脚下是蜿蜿蜒蜒的道路,路的尽头是颜溪,手里握着的实质性的东西是颜溪的手。

既定的过程,既定的结果,只是陷入迷雾的他未曾看清。

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祁枫自嘲地轻笑了声。

明明是如此显而易见又透彻的答案。

那层雾气笼罩的不是他的周身和前路,而是从他眼底蒸腾而起,遮蔽了他的双眸。

四周从来都是大亮的。

他又觉得庆幸。

庆幸他不再试图放任自己迷失于大雾中,庆幸总有只柔软又坚定的手握住他,庆幸有人隔着大雾对他吼“你这不是喜欢是什么?”,他才得以弄清楚自己对颜溪的感情。

若是颜溪不那么打不倒,不那么坚强,不那么闷头就奋不顾身往他这堵南墙撞,在他拒绝她的那一刻便带着遍体鳞伤离去,那他便会一辈子都错过颜溪,和她再无交集,更不会有这几日的纠结和挣扎。

想到这些的他甚至是后怕的。

哪怕她有一丝犹豫过,有一瞬间生出想打退堂鼓的念头,有一秒踌躇着不知该不该继续,他或许不会有弄明白自己的心的一天,更无法发现自己这漫长的二十多年人生中也会生出喜欢的情绪,会被一个人影响至深。

他抬眸看了眼客厅墙壁上挂着的钟,已经五点了。

他看着仍在一刻不停顺时钟转的秒针,愣了愣神。

原来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全部心思都放在思考时不觉,把纠结的部分都想清楚捋明白后,才恍然已过了这么久。

不过这回却是最高效的一次思考,比以往用的时间都短,得出的结果也比以往都要来得有用和准确。

人的大脑在受到刺激下往往会运转得比平日都快些,更清晰,更有效率,仿若有些许生锈的机器,照例缓慢地运转,几滴润滑油却滴上一卡一顿的齿轮,重新变得顺畅起来。

他其实不太爱做些无谓又浪费时间的思考,无法快速得到答案或琢磨了一段时间仍得不出正解的,那干脆放弃。

他也不是遇事就爱瞎琢磨瞎纠结的人,一直都是挺无所谓又随意的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无需太多顾虑。

唯独面对有关颜溪的任何事,他都格外小心翼翼又谨慎,每一步皆走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生怕踏错哪怕任何一步,两人便会坠入黑暗又冰冷的地狱,从此万劫不复。

他站起身来,走到707门前。

其实他可以猜到颜溪还没回来——若是回来了不第一时间来找他,也会第一时间回复他,尤其是他还连续播了四通语音通话。

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抬起手,再次敲响了707的房门。

同样的寂静。

祁枫觉得他的心已经被这如同毒药的寂静给弄得麻痹了。

他回到706,给颜溪又发了几条消息,让她回来了和他说一声。

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脑袋枕着靠背仰着,脖子和下颌线拉出一条紧绷好看的线条。

他重重地呼了口气,把胸腔那股堵得慌的气吐出来。

时间在等待中又重新变得缓慢。

他就这么躺着,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脑海里已是空白一片。

他想做些什么来转移注意力,让自己不再数着时间,读着秒过,于是随手从书架上抽了本书翻看起来,可他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目光是在书上的,却是不聚焦的,仿佛透过书上的文字看见了更远的地方,手指无意识地一页又一页地翻着书。

-

颜溪替谢谦改着题,把最后一道做错了的大题重新给讲了一遍,合上书把本子推向谢谦:“行了,下课!”

颜溪收拾好东西,站起身,谢谦也随着她往外走:“我送你回去,正好要去超市买点东西,顺路。”

颜溪也想到超市给自己囤点吃的,便道:“一起呗,我也想买东西。”

两人抄着小道直接去了超市。

谢谦是去替他妈买点菜的,颜溪则纯粹是去买零食的,整个超市的零食几乎都快被她搜刮得一点不剩。

进超市时还天光大作,橘红色的残阳把天际染得火红,偶尔吹来的风带着明显的热意。

两人拎着大包小包走出来——谢谦就买了点东西,轻轻松松地拎着一小袋菜,颜溪则完全相反,两大包塞得满当当的零食拎在手里。

从远处看倒有种小情侣过日子的模样,男孩负责买菜做饭,女孩负责囤零食,而男孩也纵容着她。

然而这只是虚假的表象。

当你凑近了一听,便会事实是这样悲催又凄惨的——

颜溪拎着两大袋零食,抱不住手里的书,于是让谢谦帮她拎一下。

她没说拎什么,谢谦也一点都不自觉——其实就是想欺负一下颜溪,伸手就要帮她把最轻的两本书拿着。

颜溪艰难地稳住书,急得差点把袋子直接往谢谦身上一抡:“拎袋子啊!!”

谢谦勉为其难地接过袋子,不忘嘲讽颜溪一句:“买这么多还让别人拎,你好意思?”

“哎哟!”颜溪用空下来的那只手稳稳地抱住了书,理直气壮地反驳谢谦,“绅士风度要从小培养起,我这是在锻炼你知道吗?身为你的老师我还是有义务做这些的,不用谢,记在心里就好!”

言罢便率先走下了超市前的几阶台阶。

两人边走边聊着天,时不时阴阳怪气几句对方,不过颜溪稍微收敛了点,毕竟谢谦还帮她拎着零食,万一谢谦一气之下把那一大包零食扔沟里,她就亏大了。

夕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天色黑中带了点紫,黑压压的乌云借着夜色的掩盖悄然而至,堆积在S市上空,愈聚愈多,猛地让这宽大广阔的天地之间变得极其逼仄又狭小,压得人喘不过气,几近窒息。

漆黑的苍穹却倏忽亮如白昼,随之而来的是在天边炸出一声巨响的惊雷。

这一声雷仿若一个暗号,一瞬间刮起了大风,道路边的树枝树叶被刮得摇摇晃晃,像是藏匿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鬼影幢幢,预示着即将吞噬天地间一切的一场暴雨。

凋落在地还未来得及清扫的落叶被风卷起,在空中打着旋,随着风的方向往同一个地方飘去。

风也比来时的凉多了,吹在裸露的肌肤上,没一会儿便起满了鸡皮疙瘩。

“我草,怎么突然就刮大风了!”颜溪加快了步子,想赶在大雨降临前回到公寓,“咱们……”

颜溪一句话还未说完,一道惊雷再次闪过,且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巨大的雷声响在耳边,震耳欲聋,雷光仿若劈在了眼前,把眼前的画面硬生生地撕裂成两半,从中豁开了一个大口。

仿佛吹响了战争的号角,所有谨慎的试探结束,一场兵荒马乱的战争缓缓拉开序幕,雨点噼里啪啦开始往下砸。

狂风裹挟着雨点往脸上打,砸得脸生疼,像被扇了十几巴掌。

颜溪和谢谦开始狂奔了起来,可两人都拎着东西,跑起来有些不方便,袋子过于碍手碍脚。

“我能不能扔了你的零食啊!”谢谦在嘈杂的雨声中大吼。

颜溪边闷头往前跑边吼着回道:“别啊大哥!!都是钱啊!!”

雨水砸在砖红色的瓦片上,停靠在路边的车的车窗上,脚踩的柏油路上,发出许多杂乱的声响,不抬高点音量吼便会被淹没在雨声中。

只不过显得他们俩特别像傻子。

雨一开始不太大,两人趁着这会儿竭力奔着。

距离凌云公寓还有五分钟的路程时,雨霎时就大了起来。

一串又一串的雨水迅速地从天而降,密密麻麻地串成了一片雨幕,前方的道路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颜溪把书和袋子往谢谦怀里一塞,脱下了自己的防晒外套,往两人头上一罩,再把东西拎回来:“快快快,凑合遮一遮!”

谢谦把外套拽稳,脚步不停地朝凌云公寓跑。

所幸颜溪平日都有锻炼,此时拎着东西跑了这么大一段路也并没有体力不支,和谢谦保持着相同的速度。

两人缩在外套下,少淋了点雨,但身上和脚下还是免不了湿了。

柏油路已经堆了几滩积水,奔跑时无法顾及脚下的力度,每踩一脚都能溅起一大捧水花,溅了满鞋满裤。

两人拐了个弯,距离凌云公寓还有一千米。

谢谦的怒吼再次响起:“怎么就不买把伞啊!”

颜溪也吼:“谁知道会下雨啊!你怎么出门前不看天气预报呢!”

谢谦不甘落后:“谁没事去超市还看天气预报啊!”

两人光顾着吼以及盯着脚下的路,没注意到空荡荡的街道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举着一把黑色的伞,正缓步朝着他们走来,却在听见两人响得穿透雨声的怒吼中停下脚步,看着那两道紧紧相贴依偎着朝他而来的一高一矮的身影,脚背倏然像被一根钉子贯穿,嵌入坚实的柏油路,活生生地把他钉在了原地,再也迈不出哪怕一步,稍微一抬脚都会带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世界仿若陷入了虚无,迷蒙的雨幕把他和他们隔绝开来,仿佛处在两个平行时空,他听不清那两道身影又吼了些什么,周遭的雨声太大了,雨滴不断地砸在黑色的伞面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发聋振聩,整个世界只余下这么个声音。

来晚了,4300字。

这章算是11号的,没想到写着写着又过了十二点了我太难了

终于考完试了!放假了!40天的假期!以后争取日更!

信我,快在一起了!

然后感谢大家的收藏和推荐票!

感谢樱芯羽的8张推荐票!!!

感谢橘络、可可幼崽、Jx.、小天线、怯、Q、。、浮名半生、Y.的每一张推荐票!(我应该没漏了谁)

感谢在我不更新时也给我投推荐票。

感谢大家的支持,会努力写好。

最后说一句:哪怕有个人催更,哪怕多投几张推荐票,我就日更了真的(疯狂暗示.jpg)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