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7
书名:MJ迈克尔杰克逊之Will You Be There 作者:顾盏1号 本章字数:4673字 更新时间:2021/06/05 23:38:04

夏初想卖掉Adolf在比弗利山庄为她购置的别墅,从而填补Michael财务上的窟窿。比弗利山庄房价昂贵,近年来更是飞涨,那幢地势极佳的房产不说足以解决掉他全部的债务,但至少能顶住大半的危机,且对于夏初而言,不论它能卖多少钱,能顶多少是多少。

可是Richard却不肯答应。

“你是傻瓜吗?比弗利山庄的房地产现在正在飞速增值的时候,你现在把它卖掉,你知道这会亏损多少钱吗?”他在电话里口吻冷淡地问。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卖?!”他着实感到微怒。

“我不在乎,我现在需要钱。”

“到底是你需要钱还是他需要钱?Shiloh,你真的不必做到这个地步。”

“可是现在情况真的很紧急,我没有办法了。”

“你没有办法总有人会有办法的,他自己的事让他自己解决。”

“可我是他的爱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连我都不给他支持的话……”

“不要跟我说这些,”他打断她,“我早已经不是个救死扶伤的大夫了,我现在是个商人,对我来说,资本至上。要是能赚钱盈利也就罢了,赔本的生意我绝不会支持你做。”

他的话听起来那么没有人情味儿,那么不像Richard。

夏初吸了一口气:“好,我找别人帮忙。”

“听着Shiloh,我不可能帮你卖掉它,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它卖给谁。想想Adolf,他留给你这幢资产是为了你过得更好,可不是为了让你去替某些人还债的。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件事,你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他是你的全世界,但不是所有人的,更不是Adolf的,不要那么自私,为了他而辜负你的祖父,Shiloh.”

最后这句话令夏初微微惊愕,一瞬间,她有些无言相对。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稍显无情了些,Richard最后还是丢出一句:“别愁眉苦脸了,我会帮他的。”

通话结束,夏初望着手里的手机,忧郁凝噎。而坐在自己豪华办公室里的Richard,亦望着手机沉吟不语。

眉头深锁,他在想Michael。

连夏初都要卖掉房产来帮他还债了,他可以料想到他的财务困境已经严重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他猜到他们俩刚刚应该吵了架,因为他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哽咽和沙哑,而这个世上除了他那个家伙,现在还有谁有这个本事能将夏初弄哭呢?

许多年前,Richard绝对想象不到他的世界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曾经的Michael Jackson灿若朝阳,耀如曙光,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的眼睛永远清亮有神,那份独一无二的纯真温厚仿佛载满了上帝对他的偏爱和眷拂。在人群中,总喜欢压低礼帽,遮住自己那双清澈的明眸,时时刻刻漾着笑容,浮着一丝腼腆,一开口说话便能温柔整个世界。

现在呢?他还是那个他,但多了些东西:阴郁,偏执,逃避,刚犟,疑神疑鬼,弓杯蛇影……

当太阳成为日食,从风光无限到落入尘埃。

“到底还是谁把他害成这个样子的呢……”Richard凝视着空气中的虚无,眼神空洞,不知是在问这大千世界里的谁。

————

相处的这些年中,Michael和夏初两人从来没有爆发过如此激烈的争吵,而吵完架后的Michael一直显得十分高傲和冷漠,拒不低头。

晚风微瑟,已入深秋。就像夏初揭露的那样,Michael已经在Casio家住了很久了,他不可能一直住在别人家里,当这件事又被夏初说出口之后,所有人都听见了,他不能容忍,“离开”其实是体面又怄气的选择。而现在,他又被新的问题困扰,所以他联结上了Londell McMillan.

这个人是娱乐界内一位著名的律师,曾为Prince,Stevie Wonder等许多名人处理过事务,过去他也为Michael工作过。

Michael决定会见Londell。

晚上九点多,天色已经一片漆黑,并且温度渐冷,他们约好在Westfield Garden State Plaza购物中心见面,保镖们把车开进了停车场,而Londell把他的车停在他们旁边。最后,Londell打开车门坐进了Michael的车里,他们一起坐在后排,Bill和Javon站在外面守着,以便他们商讨。他们签署了一些文件,并且握了手,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

保镖们知道,又一个新的人物踏入了Michael Jackson的世界,格局可能又要改变了。

Michael一家搬离了Casio家,第一件事不是找房子,而是准备去洛杉矶参加牧师Jesse Jackson的生日宴会,日期在11月份的第一个星期。

然而这次出行也费了一番力气。Michael想租一辆豪华巴士去,他让Bill去办这事,同时还让他在拉斯维加斯查查租房子的事,并特别指示他不要把这事儿告诉Raymone。然而当Bill打电话过去商讨旅行事宜时,她又开始了。

“你们去不了,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回西海岸。“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不知道我们怎么去Jesse Jackson的生日宴会,还是不知道我们怎么离开新泽西?”

“实话告诉你把。他现在支付不起,他没有足够的钱把每个人都带走。我们可能只能负担他们一家人的机票,你知道他还只能坐头等舱,坐不了其他舱,这很贵,所以你们和家庭教师、造型师什么的机票,那就不行了。”

Bill把这事儿告诉了Michael,他说:“这真是太白痴了,她真是个白痴,你们怎么能不去呢?谁来保护我的孩子们?不行。”

“给Londell打电话吧,他现在是为我处理问题的人。”他又道。

最后,Londell解决了这事儿。

出发那天,他们从新泽西开车去纽约JFK机场。猫可以戴上飞机,可狗却不行,kenya只能送回Casio家寄养一段时间,从来没有和小狗分开过的Prince坐在汽车后座哭了一路。

他哭红了眼睛,只是扭头望着窗外的风景,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他还好吗?”Bill小声问Michael。

“嗯,他没事。他只是有点难过,但我告诉他你会确保Kenya没事的,你会安置好它,对吧?”

“是的,先生。”

车子往机场的方向一路行驶,夏初坐在车窗边上似在发呆,一直心思飘摇,沉默不语。

————

Jesse Jackson的生日宴会在比弗利山庄的希尔顿酒店盛大举行。今晚众星云集,政界、商界、娱乐界的名流汇聚在此,来了很多大人物,例如美国家喻户晓的王牌主持人Larry King,“灵魂列车”的创始人Don Cornelius,等等……

而当Michael在保镖的护送下走出汽车的时候,各种照相机和闪光灯开始齐刷刷地轰炸,“咔咔”声不绝于耳,人声鼎沸,他走到哪儿,人们就包围到哪儿,经过必不可少的红地毯环节后,Michael进入了宴会厅。

他着装优雅高贵,一身裁剪精致的衣服和发亮的黑皮鞋衬得他整个人越发的高挑和气质出众,在众人眼中,他仍是那个熠熠生辉的流行音乐之王。

Bill跟着他走到了餐桌旁,他看到了摩城的创始人——Berry Gordy,Michael歌唱生涯中的贵人之一。他轻声提醒:“先生,Berry Gordy.”

“什么?在哪儿?”Michael的眼睛突然就变亮了。

“那儿——”

当Michael看到这位故人的时候,甚至差点撞到了一位向他走来的女士,他直接朝Berry Gordy跑了过去并给了他一个超大的拥抱,Berry Gordy也用同样的笑容和拥抱回复了他,Michael还亲吻了他的面颊,看起来他们之间充满了真挚的友谊。

然而这场生日宴会上出现的老熟人可不止这一个,Richard也在。

在电话里里同夏初口口声声“资本至上”的Richard,还是心下一沉,端着红酒杯主动走到了Michael的面前,打招呼道:“哟,你也在,Shiloh都没跟我说你们来洛杉矶了。”

面对他唇角的微笑,Michael却勾不出来那种弧度。

他跟夏初吵架的风波还没有过去,本来就心中有气,现在看见他,猛地又想起之前他和夏初合伙调查他财务的事,气上加气,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两个身长玉立的家伙,都这么直挺挺地站在彼此面前,不过手随意插在裤兜里的姿势和风度,稍微掩盖了几分两人之间的对峙气氛。

Michael维持着气宇,点起了下巴,用温柔的声音冷言冷语道:“是啊,她没跟你说?你们不是经常联系吗?”

Richard听得出来他话里的讽刺,微微一笑,大方道:“最近没怎么联系,她整颗心都在你身上,哪有什么空闲的时间和我联系。”

Michael不再说话了,视线冷淡地转移到他手里的红酒杯上。

“怎么样,最近你们过得还不错吧?”Richard笑问,分不清是真的打趣还是有心讥讽。

他嘴角微微抿起,赌气回复:“我们很好,谢谢关心。”

“你怎么还是那副老样子?”

“什么?”Michael不甘示弱。

Richard垂眸一笑:“没什么。你最近怎么样?我听说巴林的一个叫Sheikh Abdullan的家伙起诉了你,Fortress集团也计划取消Neverland的赎回权,想要把它卖掉,是真的吗?”

Michael蹙起眉头,颇有些凌厉地对视上他的目光。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是故意打听你的事,你知道,我是个商界人士,许多事情悄无声息地就会传进耳朵里。”Richard敛起目光中的玩笑,温和地看着他。

Michael没有接话。

“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很乐意。”

“谢谢你,我不需要。”

意料之中的反应,但Richard注视他的目光中还是浮起了若隐若现的不解。他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怄得很,不愿意在自己面前显示丝毫软弱。不知什么时候起,“尊严”这个词对于流行音乐之王而言,竟也变得奢侈了起来,成了一种需要努力才能维护得起的东西。

看着他直挺挺的脊背,Richard着实感到心境复杂,难以言说。

“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不要插手,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你来多管闲事。”Michael傲岸又执拗地和他对视道,眉宇间却处处写着自尊。

这个家伙也确实有这种能把身边所有人都远远推开的本事,自己原本是真的想要向他伸出援手,岂料到头来却也被他气得咬牙切齿,真是多此一举。

“随便你。”Richard冷哼一声,一手插兜,一手支着酒杯,从容地转身离开。

既然如此,他也不想打破他的“尊严”,也许自己这样冷淡的态度反而会让他好受些。

此后在整场宴会中,Michael和Richard再没交谈过。宴会结束后,他们下楼又参加了Afterparty,Bill看见Michael和Berry Gordy又聊了起来,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觉得Michael在面对Berry Gordy和Richard时,态度完完全全不同,对前者是敬爱,对后者……更像是负气,所以没办法好好交流。Bill觉得他可能向Berry Gordy讲了他目前的问题和困难,因为他们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像在进行一些深入的交谈。他拒绝了Richard的帮助,却没拒绝Berry Gordy的好意,Bill听见他温和地说:

“谢谢,我很想你,我会用到你的帮助的。”

※※※※※※※※※※※※※※※※※※※※

下节预告——

夏初费心拔掉毒刺Raymone。

Michael注射药剂之事终被夏初发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